董华春 遵化一中优秀毕业生
日期:2018-01-07 浏览

董华春  遵化一中优秀毕业生,纽约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清华大学商法博士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证券法博士,北京大学国际金融法博士,香港大学访问学者。


一个项目和一个梦想

董华春,2007628日,写于台湾爱岑小舍

 

一、一份特殊名单

    2002年春天,我第一次学习美国证券法。每一天的生活内容都差不多:啃厚砖头一样的课本、做笔记、问老师问题、和同学争论、皱着眉头写案例分析……我象美国同学一样,恨透了这门课:实在太复杂了!

之后,我用了一年多时间仔细钻研美国证券法,弄清楚了很多之前稀里糊涂的问题。我陆续将心得写成多篇法学论文,发表在中国法律学术期刊上。

    2003年,考过纽约州律师资格的我接触到了几个关于美国证券法的真实案例,给一些当事人提供了专家意见。

    20042月,某天,沃顿商学院的Tyson教授找我去他办公室。一见到我,他愁眉苦脸地说:“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他给我看了一份名单:中国证券业协会副秘书长XXX、中国证券业协会教育培训委员会副主任XXX、深圳市证券业协会秘书长XXX、上海证券交易所办公室主任助理XXX、中央登记结算公司总经理助理XXX、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XXX、西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XXX、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XXX、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XXX、华安证券有限公司副总裁XXX、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XXX、华泰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XXX、国信证券副总裁XXX、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证券业务部总经理XXX、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助理XXX……

28位中国证券界翘楚和我有什么关系?

Tyson教授告诉我,中国证券业协会会长用了大半年时间考察了美国几个商学院,最终确定与沃顿商学院合作,开设“证券业领导力与管理高级研修班(PENN-SAC Executive Program)”。 2004322日至78日,这28人将在沃顿商学院系统学习美国金融、证券、保险等专业知识。这是中国证券界第一次如此大规模派高级管理者到美国系统学习。中国有关领导相当重视。

沃顿商学院也作了充足准备,主要开设十门课:《证券监管与证券法(Securities Regulation)》、《金融市场与中介机构(Financial Markets and Intermediation)》、《投资与衍生产品(Investments and Derivatives)》、《金融机构风险管理(Risk Management in Financial Institutions)》、《现代金融(Topics in Modern Finance)》、《公司财务(Corporate Finance)》、《决策与领导能力(Leadership Skills and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电子支付系统与电子商务(Payments Systems and Electronic Finance)》、《中国经济变革(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Chinese Economy)》。同时,还针对大家来自中国的独特背景,专门邀请旅美华裔学者开设《新兴市场的发展与变化》等专题讲座。

然而,这28人大多名气大、资历深、年纪也不轻,上大学读书时使用英语不多,平时业务也多与英语无关,大部分人从来没有在美国受过正统教育,让他们一到美国就直接听教授用英语讲解专业知识,吸收起来有相当大难度。

经中美双方领导协商,每个美国教授的课堂上配备两个曾经上过这门课的中国留学生做翻译,将教授的讲课内容当场翻译成中文,说给学员们听,也将学员们的中文提问翻译成英文,说给教授听。同时,每门课配备一个中国留学生做助教,每周在课外再专门安排一个小时给学员们深入解释课上内容,回答学员们的提问。另外,每个学员还有一名中国留学生做固定“buddy(伙伴)”,帮助解决学员生活中碰到的语言问题,如用英语订旅馆、订飞机票、买手机等等。

共有36名中国留学生参与了这一活动。他们分别是来自商学院和法学院的硕士生或者博士生,习惯了英文教学和美国生活,也都上过这些课程。

每个教授都找好了翻译和助教,只有Tyson教授一直找不到合适人选。这36人都知道他这门《证券监管与证券法》(大家简称《美国证券法》)的专业复杂程度:除了要有金融证券背景,也要懂得美国法律和中国法律,光是读读那么多案例判决书就够人头疼了,居然还要在课堂上现场翻译?他们摇了摇头。

Tyson教授讲完原委,给我灌迷魂汤:“你在证券法上花了那么多时间,又如此喜欢这个专业,你做我的翻译和助教一定行!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我爽快地点点头:“你需要我我就做!”

说这话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工作比我想象的难多了。